大唐只走精品战略
打造精锐团队

为追求品质的客户进行定制化服务
缔造精品项目

丁香园CTO离职引发期权纠纷 激斗背后的创业股权如何兑现?

录入者: 文章来源:新浪科技  点击数: 172 发布时间:2016-09-01 07:55:00

新浪科技 李根

丁香园CTO冯大辉离职产生的纠纷,正让越来越多人参与进来。

这场核心围绕“创业期权”利益的争夺,从隔山绕水的隐秘暗战,经过社交网络上的多回合碰撞,最终引发当事双方进一步发声,让外界对于双方诉求的核心焦点更加清晰:创业公司未上市,员工期权到底该怎样行权?

随着当前创业公司愈加遍地开花,丁香园CTO冯大辉离职引发的期权纠纷,早已超出了丁香园公司管理本身,从创业期权的角度来看,这或将成为业内最典型、讨论范围最广的一课。

多回合社交网络交战

丁香园CTO冯大辉离职的消息最早在一个月前传出,因为冯大辉本人在媒体圈的知名度,该消息得到迅速传播。原本外界以为丁香园发生管理层不和,导致CTO出走,但其后发现,“团队不和”只是表象,离职牵出的期权利益纠纷彻底将双方矛盾曝光。

第一回合:冯大辉离职前矛盾曝光。在冯大辉正式离职消息曝光前,其朋友圈内容引发外界注意,冯大辉在其朋友圈发消息称:个人与公司谈判过程中,公司永远处于上风,不过,总想占员工便宜的公司能走多远。其后,又进一步吐槽道:“保护员工的权益是创业者的责任和义务,如果肆意践踏你的责任和义务,失去信誉,谁他妈的还能跟你卖命呢?”

第二回合:匿名者撰文“道实情”。此后,一篇以匿名身份发布的“实情帖”开始出现在知乎讨论中,作者以“丁香园码农”的身份,称冯大辉在任职丁香园CTO期间“不写代码”、不带技术团队等,是不合格的CTO。该匿名文章因为涉及诸多细节,在知乎引发较大关注,甚至冯大辉本人也对其评价称“陈述的信息让不少即使是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也真假莫辨”,最后该文章由于涉嫌人身攻击,经过冯大辉申诉被拿掉,但引发了之前对冯大辉有异议者的讨论。

第三回合:冯大辉回击匿名帖。匿名帖被知乎下架后仍旧引发多方转载传播,于是在8月25日通过社交网络发布了《一个不写代码不称职被扒皮的水货 CTO 的自白书》,对匿名帖中列述的诸多问题进行了逐条回应,并在最后列出10条分析理由,未点名指出匿名帖的疑似“作者”。并称自己的诉求是希望丁香园能够按照合同履约,首次将“期权合约”问题曝光。

第四回合:丁香园新旧CTO反目。在冯大辉回击匿名帖并分析可能的匿名者后,继任的丁香园CTO范凯被推上舆论浪尖,范凯被认为是冯大辉出走的“既得利益者”,是“匿名者”。于是8月27日,范凯在社交网络发表了一篇题为《Fenng,祝你能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的文章进行澄清,并且对冯大辉离职的前因后果进行了更多的曝光。

在范凯的文章中称,冯大辉决定在6月离开丁香园独立创业,并希望被自己引荐加入丁香园的好友范凯出任CTO,范凯还在最近的一个多月里为冯大辉在丁香园高层间游走,希望让冯大辉离职获得更好的结果,“一方面,让我多年的好友拿到更好的回报,不让他在这次分手中受伤害;另一方面,快速地结束这场纷争,让公司继续健康发展。”但最后由于冯大辉回击匿名信的文章,导致范凯感到受伤,并在文末称“我对得起你。但从此,我们彼此不再相欠。”

第五回合:丁香园CEO李天天内部信曝光。范凯文章发布后,进一步引发讨论,在8月30日,一封疑似丁香园CEO李天天的内部信曝光,这也是丁香园管理层和丁香园官方首次回应冯大辉离职纠纷。

在丁香园董事长李天天的内部信中,围绕“冯大辉为何离职”、“冯大辉是否是称职”、“冯大辉与丁香园股权之争”及“冯大辉在社交网络上的行为评价”等四个方面进行了回答,进一步曝光了冯大辉离职的前因后果,以及关于丁香园目前对冯大辉的态度。

丁香园董事长李天天的内部信首先曝光了冯大辉提交离职的时间:5月11日,原因是出于个人原因。因为去意已决,丁香园董事会同意了冯大辉的离职。

其后因为涉及离职后期权处理问题,冯大辉与丁香园发生纠纷,丁香园董事长李天天在内部信中称“在大辉提出要从公司离职之时,他本人表示希望对自己的期权做出不同于其他离职员工的特殊处理。基于解决事情的善意,董事会批准了对他的离职进行特殊处理,并给予了公司能够接受范围内的最好条件,但是对于一些额外的不合理要求,实在不能满足。”双方谈判没有达成共识,陷入僵持。

值得注意的是,这位丁香园董事长还认为冯大辉在离职后的言论损害了公司利益,他在内部信中写道:大辉提出离职之后,其一部分言行严重违背事实真相,并且已经严重损害公司声誉。公司已经开始处理,并通过合法的途径维护公司名誉。公司在给予大辉的离职协议中,包含有‘离职以后不能发表损害公司声誉的言论,不能做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这样的常规条款。对于该条款,大辉表示不接受。但如果大辉继续做出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公司将决不妥协,保留追诉的权利。

至此,由冯大辉离职引发的纠纷情况得以部分曝光,核心是作为丁香园CTO和董事会董事的冯大辉在离职时对期权进行行权,但“行权条件”和涉及的利益方面,双方并未达成一致,从而导致多轮社交媒体交战。

创业公司期权被讨论

然而,随着冯大辉与丁香园管理层就期权行权问题的进一步曝光,也引发了更多围观网友对于创业公司期权行权问题的讨论,而且由于冯大辉在圈内的知名度,还有不少其周围的知情人士对外曝光了更多的情况。

如冯大辉好友白鸦通过社交媒体发声称:冯大辉因为公司VIE架构的问题,自己的股份一直没有转过去,冯大辉对丁香园持有的只是期权,对外融资的文件中,融资文件上描述的冯大辉也是“高级管理人员”而非“股东”,而冯大辉本人则一直未留意几十页英文中的这一句话表述。

于是在冯大辉提出期权行权时,得到的结果是:老板不同意行权,说董事会不同意。只能公司回购,价格是上上轮融资的某个打折扣,算法上基本没啥钱了。

实际上,其后还有知情人士表示,冯大辉和丁香园之间关于期权行权要求导致的利益差异,有“北京一套房”之多,可见双方差距不小。

但未上市公司的期权行权问题,应该如何做才是合情合理的呢?如何才能利用成型的规范,让双方在分道扬镳时保持体面?目前仍在讨论中,欢迎行业专家和读者向新浪科技发表看法。

附:冯大辉回应匿名帖的《一个不写代码不称职被扒皮的水货 CTO 的自白书》

按:我在某公司工作了六年,任职 CTO。在离职后,一些争议(期权问题)还没解决的情况下,知乎上突然出现了所谓‘丁香园码农一枚’发的匿名信息。颠倒黑白,极尽贬低挖苦。这位‘码农’写作手法一流,陈述的信息让不少即使是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也真假莫辨。本来在这种敏感的时间我没必要回应,很容易陷入更大的风险。但看起来,这事情愈演愈烈,无休止,有朋友说,这看起来是‘有组织有预谋’啊。我知道人性的恶,但没想到底线是这么低。所以有必要回应一下。

括号内的内容是我的回应。 文末有对匿名者身份的分析。

原帖: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623557

(最初匿名者发的内容已经被知乎屏蔽。不过正在源源不断的重复贴上来)

作者:匿名用户。 (Fenng : 作者在知乎上匿名发布的此文。然后在文中说是‘丁香园码农一枚’。)

冯大辉到底是不是技术大牛? 一个程序员眼中的 Fenng (Fenng 按: 这是原文标题。我不是技术大牛的话会怎样?应该得到的工作收益就抹掉吗?现在这个文章被不少媒体转载,也有一些乐衷于黑我的人在起劲儿转发,但愿这个事情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一点乐趣。)

利益相关:丁香园码农一枚。(Fenng: 你是真的码农吗?说实话,我原来管理的团队,没有人用心有这么险恶,有这样文字功力的也不多。全公司有这个文字功力的,恐怕都没几个人。)

现在看大辉的朋友圈,称呼他 CTO,他都会愤怒,言下之意是他何止是 CTO。从我的角度来说,他在丁香园期间扮演的确实不是 CTO,他可以说是丁香园的 “首席产品体验师”,也可以说是 “首席邮件挑错师”,就是不能说他是 CTO。听说大辉要自己创业了,从一个程序员角度看,我最想说的是 “希望他能尽快找到一个靠谱的 CTO” (Fenng: 我讨厌别人叫我 CTO ,并不是我看不起自己原来的工作,而是因为很多人听到我离职了之后纷纷来找我做 CTO ,多大的公司都有,都是一副捡便宜的心态来跟我聊。我当然会讨厌。换了别人也会觉得这样的行为讨厌。其他请继续。)

在丁香园写代码时间并不短,说一下我知道事情,确切的说是我理解的事实,因为也不是最早加入的,有些事儿是听公司老程序员说的。(Fenng: 姑且当你真的是程序员。)

大辉在丁香园工作期间,保持非常高的微博、微信朋友圈和公众号更新频率,你去看他的 timeline,有些天几乎是平均几十分钟一条。作为一个不愿打断编程思路的程序员,我开始的时候很难理解他作为 CTO 是如何工作的。(Fenng: 这事情不用老程序员说,所有人都知道。我工作的时候一天发几十条信息,这不假,有谁注意到有多少信息是为了宣传产品呢?我的微博有几百万关注--不排除里面其实有一定僵尸粉,真的活跃粉丝也不少。请问,那么多宣传产品和推广的微博怎么没人说我是在工作呢?我一天十几个小时在线,我不是做那种朝九晚五的职业经理人的工作,我把工作当成事业,当成自己的事业。我爱这个工作。)

后来也慢慢了解了,因为他在丁香园任职 CTO,一行代码都没有写过,一行都没有。(Fenng: 在丁香园写代码能证明什么?哪一个 CTO 会自豪自己每天可以写代码?嗯,确实有,用自己标准评价别人的 CTO 都是这个心态。顺便说过,在阿里做了五年技术,我也没写过一行代码,从没写过。有人问,写 SQL 不是写代码吗?怎么能算呢。)

更加奇怪的是,他也从来不做 Code Review,从来不做。( Fenng : 此处暗示说不 Review 代码的 CTO 是不合格的 CTO。)

他在丁香园也同时管理产品团队,但据我所知,他从来没有实际参与过任何一个产品的原型设计,需求评审也基本不参加。(Fenng: 产品团队有产品总监,产品总监管理的大约一半的产品向我汇报。他没有说的是,我不但管产品团队,还负责很多产品的运营。)

你可能觉得一个管理岗位,何须亲自写代码、Code Review 和需求评审呢?可大家不要忘了,他加入丁香园是在丁香园刚刚完成 A 轮融资以后,整个公司也不到 100 人,技术产品加起来也就 20 多人吧。(Fenng: 当时公司 50 人左右,技术团队 11 个人,加入公司的时候我也明确跟团队 (包括 CEO) 同事说,我不懂写代码。老同事也调侃过我,‘你又不写代码’。)

一个 A 轮公司的 CTO 不去了解公司产品和技术的架构正常,不深入技术细节做技术决策正常吗?(Fenng: 如果当时不了解公司产品,不熟悉公司架构,不深入技术细节,不做技术决策,请问当初的产品改版,当初的技术债务,都是怎么搞到现在的?靠发微博做出来的吗?如果没有任何作为的话,是不是这个公司所有的产品都应该是同行最落后的?这才符合逻辑啊,但,事实是这样吗?如果我做了什么的话,那些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我什么都没做,都是团队成员做的。当初我来做 CTO 干嘛呢?团队自己发展就可以了呀。什么都可以解决。)

事实上在这几年我们遇到的各种问题:有架构规划上,有数据库的,有技术选型的,有性能优化的,他一边对外写着介绍 Facebook/Twiiter 等流行互联网公司的技术架构科普文章,在技术圈内博取技术大牛的名声;另一边却在公司从未亲自带领团队去解决这些问题,他常说的一句话:对我们最好的培养就是丢一大堆问题给我们解决。最后技术架构一团糟,大辉却叉着腰把所有的责任推给公司,推给一线程序员,唯独他作为业界技术大牛,却不需要为技术架构的问题承担责任。(Fenng: 这几年的技术问题,那么请是怎么解决的?这几年客观的说,没遇到架构规划,没遇到数据库问题,没有技术选型问题,没有性能优化问题。为什么?团队成员解决这些足够牛逼,难道我还要去假装跟他们一起干活,然后说这些问题是我解决的?‘从未亲自带领团队解决这些问题’,那么,这些问题是不是还应该存在?问题是什么?拿出来一两个比较有说服力吧?没有的话,我给你说一个,就在我离职前的 2 个月,我还和社区技术产品团队在频繁讨论如何防新的 Spam 的问题。也就是我走之前,还在看所谓的技术细节,包括发现同事处理规则的瑕疵,还会掺和一点决策。)

很早以前,丁香园就上马过问答项目,完全是撞大运的心态,根本没有完整的运营思路,最好笑的是,这个项目一个程序员离职以后,公司无人能够接手这个项目,要让人接手,就必须先 “重构代码”。这种才开始就要重构代码的事情在后来经历了很多次,包括后来公司非常重要的丁香云管家项目。(Fenng 的回应: 以前做过的问答项目,无论内部还是外部,都解释过为什么停掉。主要的原因是运营力量不够,没达到知乎这种水准,这是当时的客观水平。停掉的时候,如果没记错的话,做这个项目的 PHP 程序员姓胡,当时还在公司,我在会议室里也给胡当面讲过为什么停掉这个项目。现在想起来,小熊应该也参加了,他还在公司。至于新的问答项目,我没掠美说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也没说自己的功劳多大,我只想说一点,没有我,丁香园不会有这个项目,这算是我临走给丁香园留下的东西,虽然未来怎么发展不可知。之所以去写一篇文章提及‘大弓’,那是是签署合同的时候,我跟大弓作者说过,未来要给他宣传一下。这是个承诺,因为变动,我只能用我的影响力去兑现。人家当时也没提别的要求。再说,我宣传的时候也是宣传公司的产品。我从中获利什么了?利用这个宣传出名了?还是利用这个赚赞赏了?)

说起云管家这个项目,先是从外面请来了一个 “首席科学家”,大家都以为很厉害的样子。结果呢?这个首席科学家非要用 Redis 做底层的数据持久化存储,美其名曰:“微博就是用 Redis 存储的”,期间很多研发同事都不同意,都快吵翻了,但是他是大辉任命的首席科学家,大辉也从来不管技术选型这种 “小事情”,而是忙着写微信公众号发微博。(Fenng 的回应: 至于‘首席科学家’(其实是‘首席架构师’, 不知道怎么搞出来‘科学家’来了?因为当事人很特殊(背景相对又比较资深,但是待遇要求又不高) 的引入,纠结了很久。这个决策不是我一个人下的,而当事人确实背景有些复杂,这事情没法公开说。当时我也担心这个 Title 会出问题,会影响其他同事的心理,跟 CEO 反复商量过,有聊天记录和邮件记录。当事人做项目的产品经理是谁呢?是 CEO,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我问过是否有问题,CEO 说正常,到了后半程,项目越来越复杂,解决方案的选择也引入得确实很业余。这个产品的重要程度在我的判断当时并不至于要投入公司两个高管去管理,后来也跟 CEO 说过同样的话。至于后面是不是擦屁股,我参与了这个事情,背后的决策和处理过程我不能透露太多。我后来也多次跟个别同事反复说起过这个事情我有责任。)

所幸后来有人来替他擦了这个屁股,罢免了 “首席科学家”,替换掉了 Redis,改回了 MySQL 数据库,云管家项目才得以顺利上线和运营。(Fenng: 替换 Redis 这种小屁问题,还用‘有人’来解决吗?‘有人’当初还计划这玩意儿要再找几个人,替换现在的团队,然后搞几个月再上线呢。顺便说一下,大概你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做云管家吧?不知道是谁的建议吧?不知道之前做了多久的规划和调研吧?)

关于整个公司的技术架构和选型,作为一个程序员我是从来没有看见大辉做过这种事情,也从不组织这种讨论,完全是随着各个团队自己搞,各种编程语言、各种框架,各种版本随便程序员自己用,这给很多项目埋下了坑,这些坑到后来都演变成各种冲突和矛盾。(Fenng: 这个逻辑比较好,你没看过就代表我没做过。一个公司,如果技术和产品并不需要频繁变化,整天讨论什么啊?技术团队在各个阶段有侧重点,现阶段任务是什么?整天技术选型?整天 研讨技术架构吗?你多大个网站?多大的流量?多少用户?炫技干嘛? 哪个有历史遗留产品的公司没有坑?那个公司没有矛盾和冲突?这个就是常态。)

说到团队培养问题。这几年,我有印象的,总共大约请过 4-5 个人来公司培训,基本上也没有太多规划,以他的好友为主。日常团队内部的技术交流完全靠团队小 Leader 自己搞,有一搭没一搭,你还不能抱怨,一抱怨他就要到朋友圈不阴不阳的说 “现在的年轻人总是抱怨培训不够,你代码一堆 bug,公司那么多问题没有解决,解决这些问题不就是最好的培训吗?”。(Fenng: 第一年大概我就至少刷自己的脸请 4-5 个人来做过分享。后来随着人多,我反对那种把所有人拉去听一个不相干的培训的培训,反对为了培训的培训。培训是不是一定要在会议室里进行?出去开会是不是培训?跟其他公司交流是不是培训?)

可是你是 CTO 啊,在资源永远不够,别人解决不了的情况下,你倒是给我们指点一下方向,规划一下架构,判断一下解决方案,决策一下技术选型啊?对于这样的业界技术大牛,我们解决不了的问题,对你来说,不就是很轻松搞定的问题吗?你有时间发朋友圈和微博给大家所谓示范如何利用社交媒体,就没有时间亲身示范一下如何写代码吗?哪怕你是 DBA 出身,给我们示范一下如何调优 SQL 语句,程序员怎样注意和避免 SQL 注入漏洞也好呀,但只是骂,从来没有亲自示范。(Fenng :我没有说过所谓的‘最好的培养就是丢一大堆问题给你们解决’或是类似的话, 或是谁在什么地方看到过我写过类似的话,也麻烦告诉我一下,谁听到过,告诉我一下,如果有,我承认错误。如果没有的话,你捏造我的话也要熟悉一下我说话的风格吧?至于‘指点一下方向,规划一下架构,判断一下解决方案,决策一下技术选型’,这更应该是一个架构师做的事情。同样,我并不觉得亲自能写代码就是一个好 CTO。没有格局和视野算是个毛 CTO?)

以前在另外一家初创型公司工作,CTO 都是碰到问题,团队解决不了的时候,自己亲自上阵的,这个能力在大辉身上是没有的,他只有逼急了骂人。(Fenng: 另外一家初创公司多大?几个人?CTO 浑身是铁,能捻几根钉? 你看到我逼急了骂人,你看到过我跟同事解决紧急问题了吗?你没看到过就没有,还是你故意捏造?我这个 CTO 还在负责具体的业务拓展,而那将影响公司的未来走向,我急不急?哪一个更急?)

看见他在外面和别人互喷吵架,总是想,那么多时间精力用到我们自己的开发和产品上多好呢?而他在外界和人互喷,最大的资本就是这几年丁香园产品发展的不错,一副 “老子有后面的产品做背书,你们能说我只是会喷吗?” (Fenng: 你知道我有多少精力用在自己的开发和产品上?难道每天跟我一起上下班?24 小时看过我做事情得出来的结论?另外,产品发展的不错,谁做的?)

现在他离职了,不停给外界传递丁香园过去很多重要的成绩都是他带来的。可是,对于一直参与产品研发的同事会认同吗?(Fenng: 请问:我在哪里做了‘不停给外界传递丁香园过去很多重要的成绩都是他带来的’之类的事情,请举出一两个例子来?我写微信公众号说功劳都是我的?我接受媒体采访了?我参加会议了?还是我在社交媒体上说我过去做的牛逼了?如果举不出来,你信口雌黄干嘛?)

公司面向企业的业务是收入的主要来源,这部分业务他根本就不关心,还总是设置各种障碍,总之在他眼里这些做企业业务的人都是笨蛋,根本不值得尊重,公开和私下里经常说一下很难听的话来攻击团队同事。这些行为直接导致了公司团队的矛盾,也和公司的文化格格不入,在朋友圈喷,在公众号含沙射影,就是不愿意面对面坦诚交流,以 “开会都是浪费时间” 的名义。(Fenng: 这部分业务的支持在很长时间里已经不是我负责,我关心什么?有独立的开发团队, 有独立的汇报关系。我有什么权力去给他们设置障碍?事实上,我说过绝大多数都是笨蛋,那能代表什么?我自己还说自己是脑残呢。说我攻击团队以及一大堆话,举例子来吧。我讨厌开会。从来都不掩饰这一点,我在大公司经历过这种痛苦。但我与同事的交流并不少,因为你可以通过其他工具和渠道做同样的信息交流。这些只是做事方法的不同。一家公司不是只有通过开会才能解决问题。在我决定离开的半年里,确实比较消沉,不愿意跟同事交流。那是一段痛苦的时间。但是,没有现在被中伤被污蔑痛苦。)

在移动方面,丁香园做的最成功的就是快速移动转型,现在的日活非常高的用药助手 App 几乎是这个领域最好的应用,而丁香园和丁香医生系列微信公众号更是在微信上有巨大的影响。(Fenng: 不好意思,最成功的还真不是移动转型,移动转型太慢了,而且也不够狠。否则,哪有其他几家的机会。你这个结论又暴露了你是谁。我听你说过类似的话。)

用药助手 App 的创意是天天老板在海外参会看到美国用药助手(名字忘了)在美国上市,回国后迅速召集团队讨论,然后大家都尊敬的叮当叔挑起产品大梁,团队迅速研发,踩上了 App 的红利期,产品迅速走红,并且带来了公司 B 轮融资。(Fenng: 用药助手等产品是怎么决定要做的? 我至今仍保留有当初拍的白板上的信息架构图,盾安大厦时代我办公桌前面的白板。第一个版本的开发是托关系找的外包。现在所有的当事人都在。这么快就开始清洗事实了?天天到处跑每次回来想法多着呢。这事情跟他有什么直接关系,请问:他什么时候用上的智能手机?)

而微信公众号,丁香园大号最开始一直都是 CEO 张老板用一己之力写出了大几十万粉丝后来交给团队处理,丁香医生系列号则是大众医学传播团队的巨大贡献。据我所知,大辉从来都不参加丁香医生微信号的工作例会,从来都不参加,从来都不。(Fenng: CEO 写的确实挺带劲儿,不过我整天吭哧吭哧带粉也有一点小贡献呀,要不,开始那 10 来万粉丝那么容易来?后来大几十万是怎么来的?是我做了广点通才他妈的迅速增长的啊,当然钱是公司的,你可以说我没做什么贡献。我参加过丁香医生团队的例会,然后每个同事都不自在,后来就不参加了。不参加不代表我不作为,我在运营的群里,每天跟同事讨论各种运营的细节。这他妈的叫‘从来都不’?)

这个团队在初太医的带领下,帮公司在大众传播领域开了一个很好的头,公司内部的同事一度都认为丁香医生就说丁香医生微信公众号。(Fenng: 这是啥意思?要不让初太医出来说两句,我起到了什么作用?大众传播为什么开始做?那是我设计的业务架构图,必须要有这一块,我给团队多次讲过这个架构,给公司讲过,给投资人讲过。除了我,当时公司里谁能讲清楚微信流量体系怎么来的吗?难道吭哧吭哧发文章就有粉丝啊?花钱做广点通就有读者啊?)

然后是公司目前重点投入的 “来问医生”,说起来更是有趣。大辉在外面说这个产品是买来的,实际上呢?实际上是团队没日没夜关小黑屋封闭开发出来。他买来的那些代码根本就没法维护,完全无法用。要使用的话,就必须和原来掉过无数次的坑一样,必须全部停下业务来重构。现在我们技术团队一说重构这个词,业务部门就头大。(Fenng: 事实是,这个产品就是买来的。封闭开发也是基于人家的业务模型。解释什么呢?要是这么牛逼,为什么团队自己不从头做一个? 要真有人有这个意识,还用去跟别人买?之所以吭哧吭哧小黑屋开发,那是给产品灌入了太多想法,可能是错的哦。)

在丁香园的产品和技术都有一个体会,大辉总是时不时的喊 “我们太慢了,我们要快”,但是怎么快呢?谁知道呢?喊完以后有什么用呢?作为一个已经早早脱离技术的管理者,只知道召集所有人半夜喊几句,或者在群里骂几句,看周报主要是标点、大小写和错别字等等,有一次他把另外一个同事的周报猛夸了一阵,而这个同事一直被数个业务部门投诉。(Fenng: 没错,从来都是觉得慢。我一周周报也看 100 多封,看这么多还能看出来标点问题,大小写和错别字…呵呵。我讨厌不重视细节的人,不重视细节的话,怎么去跟同行做区分?我夸过这位同事的周报,她周报是写得好,这跟她平时工作被投诉有关吗?一个小姑娘,同时面向数个业务部门的事情,请问,其他产品经理同时负责几个产品?这位小姑娘负责多少产品?何况都是别人不愿意接难以维护的烂摊子,这些事情确实不好做,在投诉她的时候,作为她的间接管理者给她一点正向激励有错吗?将心比心,我们评估一个人的工作是根据投诉评估吗?要不要看结果,要不要考虑她/他所使用的资源?)

丁香园的程序员们都知道:大辉根本就不管技术团队,也不懂编程,他只管产品经理,丁香园从技术层面我想不会有哪个程序员会认同他做了什么实际贡献。而谈到管理,研发体系的梳理和完善是从范凯老师来丁香园以后开始的吧。与医疗行业的其他公司比,过去丁香园在技术领域还不至于落后,或者说有一些领先,其实是因为陈良、文磊等真正的一批优秀的骨干工程师在顶着,大辉总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Fenng: 为什么不说产品经理我也不管呢?注意这里的‘有一些领先’下文有线索。提到的陈良、文磊等同事起到这么大的作用,那也是平时够放权啊,如果我高估自己,怎么能这么信任他们?另外,他们能顶住的话,还用的着我跟他们每天开会做决策?至于所谓的‘管理,研发体系的梳理和完善’,呵呵,再等等看。咦,这么多次提到范凯老师…为什么呢?)

丁香园的技术实力,与丁香园品牌和医生资源等是不匹配的,我觉得技术是拖了后腿的,丁香园本可以用互联网中上的技术实力加上丁香园过去积累的品牌和资源跑的更快。现在丁香园只能说比那些更烂的团队要好。(Fenng: 前面说‘有一些领先’,现在又‘技术是拖了后腿’,请问一下,市场上哪家同行公司比丁香园技术产品还强的,多举出几个,以便证明我之前做的不好。跟烂团队比好,我觉得还是挺丢人的。)

如果说从大辉身上学到了点什么,那就是如何喷人吧,怎么喷同事,怎么喷同行,怎么喷很多其实和我们毫无关系的人和事,然后感叹时间不够用,应该把时间用在 “美好的事情” 上。(Fenng: 其实,我觉得‘喷人’没什么不好,至少我没有匿名,我公开的说。)

张小龙曾经说过 “要提防那些 blog 写得好的产品经理,因为在 blog 上花的时间越多,在产品上花的时间就越少。原来还以为有例外,现在看起来无一例外。”(Fenng: 不好意思,我不是产品经理。乔布斯还说过,匿名的都是蠢货呢,看起来也毫无例外。)

我想说,这句话要是用在 CTO 身上更加合适,在朋友圈、微博和公众号上花的时间越多,在真正技术上花的时间就越少,这个绝无例外。无论是技术精进和管理能力,我再也不会相信,把大量时间耗费在社交媒体上和人互喷的人能够做好。(Fenng: 不好意思,一个 CTO,如果在一个垂直互联网公司整天标榜‘真正技术’,我觉得他真不配做 CTO,写多少代码都不配。另外,Wikipedia 上有 CTO 的职责定义,有空可以看一下。)

最后,听说大辉要自己创业了,我最想说的是 “希望他能尽快找到一个靠谱的 CTO”。(Fenng: 如果能找到一个 CTO 的话,我希望他至少是正直的。他最好不要写代码。)

关于一些其他不太好说的事情就不说了,希望大辉能够像自己表现的那样,有尊严一点吧,别做那些让兄弟们不好意思说的事情了。(Fenng: 既然已经说得如此不堪,不妨都说出来一点如何?比如,我侵害公司利益没?我吞钱了没?我吃里爬外了没?说出来啊,这些才更有杀伤力。)

Fenng: 最后我再做一点补充。

一个 CTO 的工作怎么评估?我是当事人不好说。但我认为,不管怎么评估,要看看他的团队,他怎么组建的团队,他怎么做招聘。还要看做事情的结果。他拿出的结果是不是令人满意。看一个人的缺点或是不足之处太容易了。随便一个人站出来,看他的缺点他一无是处,但是,他有优点吗? 他的优点体现了什么价值?

每个人有自己的管理风格。我不喜欢开会,如果别的管理者喜欢开会,那是他的行事风格,但我并不会从这一点来评估人的高下。有的 CTO 坚持一线亲力亲为甚至写代码,有的 CTO‘一行代码都不写’,但我并不觉得前者就一定比后者是更合格的 CTO。

尽管有些人劝我说,清者自清,读者有自己的判断。实际情况不是这样,如果我不做回应,不明就里的人就会把那些当成事实。我并不想在离开一家公司之际夸自己有多大‘功劳’,也不想再次陷入‘跟老东家对掐’的尴尬局面 — 这恰恰是很多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热闹。我欢迎公开的批评我,指责我的不足,我承认自己有不足,比如,我就是不喜欢跟很多人开会,有的时候沟通直来直去说话会伤害人,甚至在一些社交网络上无意说的话也会让不相干的人有所联想,虽非我的本意,但有了坏影响,我承担后果。

一个技术人,除了技术过硬(我可能这辈子也不会写‘真正的’代码了,因为没有足够的时间再去训练这种技能,除非我退休),还有什么比较重要呢?他做的事情是不是有价值?还有什么更重要呢?他是不是一个正直的人。我不能说我有多正直,但是这位所谓的‘丁香园码农’,你不够正直。你匿名攻击我只是一例,你还匿名给公司同事写邮件,让他们去知乎上看你写的东西。

你不但不正直,你也不负责任。你做的事情,已经让丁香园蒙羞。遗憾的是,丁香园目前也尚未公开澄清此事,尽管天天之前的采访还在肯定我的价值。 但你所做的,让他们怎么想?

最后做个简单分析,写这个檄文的人:

0。有多大的利益驱动会让你写这个匿名信息?不好意思,你匿名,我必须怀疑你的动机。你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你是获利者。

1。你对 CTO 的评判标准是 CTO 应该写代码。

2。你乐衷于开会。技术团队里有几个喜欢开会的?

3。你乐衷于定期搞培训,甚至夸大这事情的价值。

4。你不清楚丁香云管家之前的事情(启动的时候你还没来,并不是你说的‘在丁香园写代码时间并不短’),但这个项目你参与了。

5。你更不清楚丁香园移动当初怎么做起来的,想必那时候你还没来。

6。你重度参与了‘来问医生’这个项目。

7。你乐衷于做原型设计(甚至自己还会简单的 P 图,伪造张小龙跟我的对话),喜欢参加项目评审,架构选型,尽管那是软件开发思维。那样显得你做的事情有价值。

8。你的潜意识驱使你说‘技术实力’‘技术水平’‘真正技术’,平时团队里哪个人会把这个挂在嘴边?

9。知乎上修改时间是当天下午六点多。写那么长的内容半小时写不完吧?准备这些内容起码一下午吧?你上班不用工作的吗?公司里谁有这个自由度?

符合这些特征的是谁啊?

原来技术产品部的人不会相信这个人是你。这些人都太单纯,包括我自己,太容易相信别人的好,低估人性的糟糕一面,低估人心的险恶。

当各种证据,包括一些朋友的仗义协助(原话是‘实在是看不过去这种抹黑文章’),把一些线索指向你的时候,我宁愿相信那个人不是你。

我对得起你,可是,你对不起我。

我相信未来某一天,你会向我道歉。尽管那已经没有意义。

最后,对于乐衷于传播那篇谣言的自媒体,说我被‘扒皮’了,还有一些看到我有点负面就黑上来的吃瓜群众,你们自己看着办。

--EOF--

丁香园继任CTO范凯回应文章《Fenng,祝你能成功地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

一夜之间,我成了一个匿名者,一个对不起他的人。

更让我难过的是,这句话竟然出自一个我多年的好友,他两个月前还对我说:

‘我要走了,CTO 你来做吧!’

2016 年6 月,他说他要去创业了,去创建一个伟大的公司。一个公司的董事,在公司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离开,确实让人费解。

是的,是他自己要走的。即使所有人百般劝阻,也没能留得住他,要成立一家伟大公司的梦想又哪是那么容易被浇灭的呢?

我也是百般劝阻他的众人之一。眼看丁香园慢慢有了一个巨头的样子,他的战略眼光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自然是很有帮助的。但很可惜,虽然公司有着很稳定的营收,但在他眼中,离他心目中的伟大还有很远的距离,不够sexy。

作为去年才加入公司的技术VP,我似乎成了理所当然的CTO 继任人。但是,这个CTO 我是不想做的,因为我刚加入公司不久,就爆出原CTO 出走事件,无论如何都很容易引火烧身,我将顺理成章地成为各种阴谋论的靶子。果不其然,昨天就已经发生了。

我还是太单纯了。

匿名帖发布在知乎上的那天晚上,他来问我。我说,这已经涉及到人身攻击,应该马上找知乎申诉,要求知乎删帖。他听了我的话,立马联系了知乎官方,这篇回答也如愿以偿地被迅速屏蔽了。

但两天之后,这个帖子病毒式地传播开了,围观群众看到知名网红被人扒皮,看得起劲,各种难听的话也都传到了他耳中。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他逐行分析,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就是那个猥琐的匿名者。

对于这篇看似分析入理的自白书,他是这么对我解释的:

‘我没说是你,Robbin,这事我只能这样去写了,否则的话我就要死掉了。这件事情公司是可以处理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公司不处理,我只能去做更恶意的揣测了。’

‘或许这事情跟你毫无关系,未来我知道真相后会向你道歉。’

我还是太天真,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亏得我过去的一个月还陪他和丁香园创始人吃饭沟通,亏得我作为他的代表还跑去和投资人、创始人去帮助他争取到了更好的条件。但很可惜,他觉得不够。

话说回来,我决定接下丁香园CTO 的工作,和他不无关系。我刚刚翻出了微信聊天记录,六一儿童节那天,我还发过微信给他:

要不我走,你留吧!

他说:不,你要留下来,你很适合这个公司。

我:那我不就成为千古罪人了?

他说:不是的,我走了,总会有一个受益人,你做这个受益人吧。

谁又能想到,他安排的这位‘受益人’,今天却成了他口中的‘既得利益者’,成了他‘恶意揣测’的对象。

许多朋友都叫我逐条回应他那10 条推理,但都被我拒绝了。道理很简单,我来丁香园以后从来没有写过一行代码,也没有实际做过Code Review,而且我一直以来的观点也都是:‘CTO 并不需要亲自写代码’。用‘不写代码’、‘从不Code Review’来诟病一个CTO 的话,我是万万写不出来的。这事和我无关,我也没有指使过任何人写匿名贴。

尽管我找到一个比丁香园CTO 更好的工作并不难,但在这个时候我没有办法扔下丁香园技术团队不管。丁香园的两位创始人也是我认识了8年的好朋友,在这个关键阶段,我不能置之不理。

在最近一个多月,我四处奔走,帮他去争取更好的结果,这也是为了双方都好:一方面,让我多年的好友拿到更好的回报,不让他在这次分手中受伤害;另一方面,快速地结束这场纷争,让公司继续健康发展。

但,似乎他并不在乎我受伤害。

Fenng,今天我要说:

我对得起你。但从此,我们彼此不再相欠。祝你能成功地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

丁香园创始人兼董事长李天天内部信:

各位 DXYer,

公司前 CTO 冯大辉离职后和公司的一些纷争受到比较多的关注和讨论。

公司一直认为这是内部的人事变动,属于‘家事’,并不希望通过社交媒体隔空喊话来沟通。遗憾的是,在各种公开言论中出现了严重的不实信息,公司有必要向大家公开说明:

1。 大辉为何离职?

大辉因个人原因,于 2016 年 5 月 11 日向公司董事会提出离职申请,董事会及管理层进行了多次挽留,但他表示去意已决,公司最终表示尊重他的决定。

2。 网络上的一些匿名言论,公司怎么看?

公司认可大辉过去在公司做出的成绩,网络流传的‘冯大辉完全不能胜任 CTO 工作’的言论和观点,公司表示不认同。我本人对大辉在职期间工作的评价,也可以在一些媒体报道中可见。

3。 大辉与公司之间的期权纠纷是怎么回事?

大辉从 2014 年开始担任公司董事,公司管理层参考行业内未上市公司的普遍和常见做法制定了公司期权回购计划,并由公司董事会进行批准生效,大辉作为管理层和董事参与了该计划的制定并亲自签字批准认可。

期权回购计划生效以来,所有离职员工均按照此制度执行,对于这些员工的处理情况大辉均知情,且从未提出任何异议。

但在大辉提出要从公司离职之时,他本人表示希望对自己的期权做出不同于其他离职员工的特殊处理。基于解决事情的善意,董事会批准了对他的离职进行特殊处理,并给予了公司能够接受范围内的最好条件,但是对于一些额外的不合理要求,实在不能满足。

在经过了多轮磋商之后,双方至今仍未对此达成共识,但我们依然秉承友好协商的态度与他沟通。

4。 公司如何看待大辉在他的个人社交网络上的行为?

大辉提出离职之后,其一部分言行严重违背事实真相,并且已经严重损害公司声誉。公司已经开始处理,并通过合法的途径维护公司名誉。

公司在给予大辉的离职协议中,包含有‘离职以后不能发表损害公司声誉的言论,不能做有损公司利益的事情’这样的常规条款。对于该条款,大辉表示不接受。但如果大辉继续做出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公司将决不妥协,保留追诉的权利。

最后

在不涉及保密信息的前提下,公司绝大部分信息都是公开透明的,并且有很多渠道可以进行了解沟通。有任何疑问,欢迎各位同事找你的 leader 甚至我本人进行直接沟通,也可以到企业号‘来,咱俩唠唠’板块找 CEO 张进直接反馈。

把时间和精力聚焦到业务和产品上,去赢得我们既定的目标,实现最大的价值,谢谢大家的关注和支持。

Tags:

大唐网络观点:北京网站设计-企业网站设计成功要做到5个100%,北京网站建设多年的经验。一是网站定位要做好;二是网站策划要做好;三是网站创意设计要到位;四是网站程序及制作要做;五是网站运营要做好。大唐是北京网站设计公司里定位做高端网站设计的公司
点击看大唐网络建站优势>>

大唐网络分享:世界最新网站技术,最新网站设计,最新网站配色,最新网站流行,最新网站创意,最新网站版式,最新网站资讯等。北京网站制作与世界接轨,北京网站建设独具特色
点击看国际网页设计欣赏>>

相关动态
小程序能倒逼苹果App Store变革吗
刘强东对话董明珠:我们两个都是“自虐型”企业家 不喜欢休息
途牛宣布集团化战略 将拆分为旅游度假和金融科技子公司
董明珠在格力到底拿了多少分红和薪酬?一算吓一跳
一年半亏损超13亿 放弃“小而美”的魅族会后悔吗?
网贷行业集中度大幅提高 排名前30平台成交占比近半
余承东、雷军质疑乐视引发口水战?都是骗流量的套路
乐视的资本泡泡是怎么被吹出来的?
“爱码案件”牵出700万黑卡 互联网黑产治理思路待改变
网络安全法获高票通过 明确加强个人信息保护
  • 网站备案:京ICP备12007931号-5
  • 京公安网备 110105012777
  • 版权所有©2015
  • 北京大唐视觉国际品牌咨询有限公司官网
  • 技术支持:大唐互联网+